免费大发快三软件

  • <tr id='VQkAhz'><strong id='VQkAhz'></strong><small id='VQkAhz'></small><button id='VQkAhz'></button><li id='VQkAhz'><noscript id='VQkAhz'><big id='VQkAhz'></big><dt id='VQkAhz'></dt></noscript></li></tr><ol id='VQkAhz'><option id='VQkAhz'><table id='VQkAhz'><blockquote id='VQkAhz'><tbody id='VQkAhz'></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QkAhz'></u><kbd id='VQkAhz'><kbd id='VQkAhz'></kbd></kbd>

    <code id='VQkAhz'><strong id='VQkAhz'></strong></code>

    <fieldset id='VQkAhz'></fieldset>
          <span id='VQkAhz'></span>

              <ins id='VQkAhz'></ins>
              <acronym id='VQkAhz'><em id='VQkAhz'></em><td id='VQkAhz'><div id='VQkAhz'></div></td></acronym><address id='VQkAhz'><big id='VQkAhz'><big id='VQkAhz'></big><legend id='VQkAhz'></legend></big></address>

              <i id='VQkAhz'><div id='VQkAhz'><ins id='VQkAhz'></ins></div></i>
              <i id='VQkAhz'></i>
            1. <dl id='VQkAhz'></dl>
              1. <blockquote id='VQkAhz'><q id='VQkAhz'><noscript id='VQkAhz'></noscript><dt id='VQkAhz'></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QkAhz'><i id='VQkAhz'></i>
                首頁 會議精神 評論解讀 學習貫徹 視頻播報

                四中全會為何審議通過這份決定,習近平談了三方面考慮

                2019-11-13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11月5日公布。四中全會為何專題研究制度建設等重大問題?習近平在關於決定稿的說明中談了三方面考慮。

                  第一,這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重大任務。

                  隨著改革開放逐步深化,我們黨對制度建設的認識越來越深入。1980年,鄧小平同誌在總結“文化大革命”的教訓時就指出:“領導制度、組織制度問題更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和長期性。”“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無法充分做好事,甚至會走向反面。”1992年,鄧小平同誌在南方談話中說:“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時間,我們才會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黨的十四大提出:“在九十年代,我們要初步建立起新的經濟體制,實現達到小康水平的第二步發展目標。再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到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我們將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黨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都對制度建設提出明確要求。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把制度建設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不失時機深化重要領域改革,堅決破除一切妨礙科學發展的思想觀念和體制機制弊端,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範、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個重大命題,並把“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確定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進一步強調,“十三五”時期要實現“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取得重大進展,各領域基礎性制度體系基本形成”。

                  黨的十九大作出到本世紀中葉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戰略安排,其中制度建設和治理能力建設的目標是:到2035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基本實現”;到本世紀中葉,“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黨的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分別就修改憲法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作出部署,在制度建設和治理能力建設上邁出了新的重大步伐。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指出:“我們黨要更好領導人民進行偉大鬥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必須加快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努力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是擺在我們黨面前的一項重大任務。”現在,我們黨有必要對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行系統總結,提出與時俱進完善和發展的前進方向和工作要求。

                  第二,這是把新時代改革開放推向前進的根本要求。

                  在改革開放40多年歷程中,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劃時代的,開啟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歷史新時期;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是劃時代的,開啟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統整體設計推進改革的新時代,開創了我國改革開放的新局面。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推出336項重大改革舉措。經過5年多的努力,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成效顯著,主要領域基礎性制度體系基本形成,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打下了堅實基礎。同時,也要看到,這些改革舉措有的尚未完成,有的甚至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去落實,我們已經啃下了不少硬骨頭但還有許多硬骨頭要啃,我們攻克了不少難關但還有許多難關要攻克,我們決不能停下腳步,決不能有松口氣、歇歇腳的想法。我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強調,要“堅持方向不變、道路不偏、力度不減,推動新時代改革開放走得更穩、走得更遠”。這就要求從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戰略需要出發,對全面深化改革工作進一步作出部署。

                  相比過去,新時代改革開放具有許多新的內涵和特點,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制度建設分量更重,改革更多面對的是深層次體制機制問題,對改革頂層設計的要求更高,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要求更強,相應地建章立制、構建體系的任務更重。新時代謀劃全面深化改革,必須以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主軸,深刻把握我國發展要求和時代潮流,把制度建設和治理能力建設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繼續深化各領域各方面體制機制改革,推動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第三,這是應對風險挑戰、贏得主動的有力保證。

                  古人講,“天下之勢不盛則衰,天下之治不進則退”。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形勢復雜多變,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各方面任務之繁重前所未有,我們面臨的風險挑戰之嚴峻前所未有。這些風險挑戰,有的來自國內,有的來自國際,有的來自經濟社會領域,有的來自自然界。我們要打贏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必須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運用制度威力應對風險挑戰的沖擊。

                  在《說明》中,習近平還介紹了起草決定稿的總體考慮:緊扣“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個主題,從黨的十九大確立的戰略目標和重大任務出發,著眼於堅持和鞏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確保黨長期執政和國家長治久安,著眼於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著眼於充分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全面總結黨領導人民在我國國家制度建設和國家治理方面取得的成就、積累的經驗、形成的原則,重點闡述堅持和完善支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部署需要深化的重大體制機制改革、需要推進的重點工作任務。